禁食

 

    作為一種靈修操練,禁食的原理,主要是我們放棄我們本分應有的柬西,以換取上帝的同在。所以,禁食這一類的操練,跟東正教中,一些如禁睡…等操練,都可以達到相同的果效。

 

    相同於一般的靈修操練,就是我們在這樣的靈修模式中,不要太祈望得到什麼。在靈修操練中,一個最吊詭的地方,就是往往在靈修操練中,靈修者都有期望;沒有期望,就不會靈修。而且,在靈修的過程中,往往也真的有些特別的體會、甚至神蹟奇事。而這些體會及神蹟,可能是支持你一生信仰的重要元素。只是,當人在進行如禁食這一種比較進取的靈修摸式時,若太有破釜沈舟的心志,可能使自己走火入魔。對!有時候,我們需要破釜沈舟,沒有堅強的意志,我們是不能得到靈修的果效的。但是,我們要分別清楚,我們要的是什麼。倘若,我們要的只是神蹟奇事,出現問題的機會將會非常大。當然,若果你的家人在垂危當中,以禁食禱告祈求一個神蹟也是可以的。只是,在一般的情況下,我們要確定,我們所要的,是上帝的愛。那就是沙漠教父們對禁食的一般看法,是放棄自己的享受,以換取上帝的愛。在經驗上,往往在禁食中,會出現一些神蹟奇事。只是這些神蹟奇事,是一個副產品。我們要的是主耶穌,其他奪不了我們的眼目。

 

    另外,我們需要討論,禁食時須要做些什麼。禁食不僅是禁食,否則對於不少少女來說,這只是滿足她們瘦身慾望的一個方法。我們不能相信,一個滿足慾望的行徑,可以使人更有靈性。有些教會推動禁食,太著重不吃東西,於是便定下各式的禁食餐單 ─ 如每天從那時到那時不吃東西、或是讓初學者只吃流體食物、或不食什麼食物。只是,他們沒有注意,在禁食時該做些什麼。有一個例子,一位姊妹,每天堅守禁食,在早上什麼時間到下午什麼時間不吃東西,只是在這一段時間中,她經常跟朋友打麻將去。有時候,我這樣想,若果我們禁食不禁色,上帝是否會更聽我們的祈禱呢?

 

    我們在禁食的時候,要做的事,就是禱告。所以,我們著重於的不是禁食,而是禱告。禁食是有其功能的,正如不少實行過禁食操練的人士都可以反映,當肚子空的時候,是特別清醒的。只是,就算如此,著重的仍是禱告。禁食是一種提升你禱告質素的方法。另外,禁食是一種破釜沈舟的行為,所以往往可以使我們的禱告去得比較盡。猶如醉拳一般,協助你打人時超過了你的極限。我嘗試過連續七小時的禁食禱告,那一次的禱告真的去得很盡。只是,若果我只進行七小時的逼切禱告,效果可以是完全一樣的。只是,若果我以七小時逼切地禱告,往往連吃飯也會失去興趣。這是一些教會對禁食的解釋,他們認為禁食是為某事禱告得太逼切,以至不想吃飯。這一種的禁食,更蒙上帝垂聽。

 

    若果,我們重於祈禱,禁食是否是一個多此一舉?有時候,我們心靈太憋了,幹什麼都不起勁,需要逼自己有一點改變,那麼禁食可以是一個方法。人有時候要做出一些激烈的行為,以幫助自己的心靈得到改變。如大叫、亂叫,後來演變成為唱卡拉OK。但是,不一定只有禁食一招的。更好的,就是捨棄我們寶貴的東西,如放棄自己工餘享受的時間,去突破自己,幫助他人,甚至為他們祈禱。有一些比較極端一點的做法,就如一班人開一個營火會,把自己心愛的東西拿出來燒,以代表自己只要上帝的決心。雖然有點極端,但是效果比禁食可能更好,因為那真的是你心愛的東西。說一句實話,在香港這個富裕社會中,少吃一餐根本不算是什麼。那不是你的所愛的,不能使你痛。